隋唐至明清古玉刀工分辨


 隋唐五代

  隋唐五代玉器考古掘客较少,但大多制作精美,开始向写实偏向生长。该时期玉器砣工简练,突着迷韵,雕塑感很强。下面笔者结合隋唐五代玉器常见器类带板、梳背和步摇对此期琢玉工艺进行探讨。

  唐代玉带板多以剔地隐起浮雕工艺制作,即将主体纹案及框沿之外的玉料以偏刀铲去,并料理平整,从而主体纹案便略微平凸于地子之上。工痕为面小底大,正面自矩形各边向内呈坡状渐凹(能看到微微铲痕)。主体纹案多扁平,带板边框很窄。反面钻孔皆为牛鼻穿。如西安市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的兽纹玉带。

  玉梳背、玉步摇上的花草、禽鸟图案常用排列整齐细密的平行直阴线和网格细阴线纹展现,线条刚劲有力、纹丝不乱,线的长度及其线线之间的距离皆恰到利益,合乎审美。用这种技法琢出的装饰纹案增加了构图的细致感和精美感,颇具立体浮凸功效。如西安交通大

  学出土的玉步摇。

  宋代

  宋代玉器由于都市经济的生长、市民阶层的扩大,开始倾向于世俗化、商品化。那时的绘画艺术对玉器影响甚深,宋代玉器清新雅致、形神兼备,极具文人情趣,毫无粗制滥造。其制作工有以下特征:

  首开立体镂雕制作之先,为元明清三朝镂雕工艺提供先例。

  凤鸟翅羽、鱼类鳍尾及其花叶多用根根挺拔的直阴刻线刻画。如首都博物馆收藏的宋代白玉镂雕玉饰。

  动物的眼睛多为“小眼”。其琢法有两种:一为空心薄壁小管钻钻成的阴刻细纹环形眼。另一为小尖钻凿成的圆坑凹点眼。传世宋代玉鱼拓片。

  辽金时期

  辽金两朝是各以契丹、女真为主体民族所建设起来的少数民族政权。该时期玉器有着浓厚的民族特色,玉器制作随意自然,不受法式化的束缚,生活气息和自然情趣十分浓郁。

  辽王朝统治规模是唐代河北藩镇分据旧地,自中唐起就保留了较多的地方特色,故此辽代雕琢工艺颇得唐风。这一点在辽代玉匠对大量细密整齐阴刻线条的运用上尤显。

  辽代工匠常凭据玉原料的自然形态随形设计进行雕琢。圆雕器制作,多选用三角形和椭圆形籽料,以其较大平面为底,然后在各面进行细琢。如内蒙古巴林右旗白音汉窖藏出土的玉兽。此期玉器在设计构图上讲求成双成对、均衡对称。陈国公主墓出土的龙、凤、鱼组玉佩中的双鱼、双凤、双龙玉坠皆为上下对称的造型。

  金代玉器多为片状平雕制品,圆雕器甚少。前者常作上下、上下对称的一对两件组合。它是用“成形对开”工艺制作的。所谓“成形对开”,首先将较厚的片状玉料设计制作出基本的造型轮廓,再切割成两个薄片,最终进行精雕细琢。此类玉器多为单面工。如哈尔滨新香坊墓葬出土的两件玉天鹅。

  金代玉器常以三角、方、椭圆等几何形为外形轮廓;花鸟图案的边际多作锯齿状、波涛状。

  元代

  元代玉器在中国玉器生长史上占有着重要位置。其刀法珲厚、线条粗犷、棱角清晰,不太小心细节上的修饰和大面积抛光,玉表常留有原始砣痕。这貌似与蒙古民族豪爽、不拘小节的性格有一定的关系。

  “海东青攫天鹅”——“春水玉器”是元代最具特色的器类。春水题材主要以多层镂空工艺形式泛起于炉顶或带饰之上。其里面“深层立体镂雕工艺”的痕迹是元代工艺重要特征之一。进行透雕制作时,皆以圆柱形实心小钻与金属线锯从区别角度进行钻孔和拉切。由于元代玉器多不整修和抛光里面细节,圆柱状钻痕与线锯的拉切痕被完整地保留下来。通常浮雕带板的地子上也多有柱状钻头凿出的小钻眼。如上海西林塔出土的“秋山”带饰。“春水”和“秋山”图案在这种镂雕工艺的展现下参差富厚、纷繁错落,图案明面层凹凸清晰,立体浮雕感很强,可来到了较好的艺术功效。如内蒙古通辽博物馆所藏的一件“海东青攫天鹅”玉饰、江苏无锡钱裕墓出土的“春水”玉绦环、传世“春水”玉带饰。

  元代工匠常以重砣将肖生玉器的头、颈、躯干、四肢离隔,通常一件器物上重砣许多多些,其痕迹十分粗深。元代玉鹿拓片。

  明代

  明代玉器制作在新疆大量玉材运往关内的有利条件下取得十分大生长。总体工艺气势派头简练、鲜明、豪爽、不拘小节,这源于直接承袭了元代北方玉工的碾琢气势派头。中期泛起的“多层镂雕技法”(“花下压花”技法)可以展现有着较好透视关系的上下层花纹,能增强视觉上的立体感,上下统一、内外一致。明代玉器工痕特征如下:

  管钻痕迹。管钻是至关重要的玉器制作工具之一。明代玉匠常以管钻钻成的阴刻深凹痕展现动物图案中的眼睛、牙齿、身上的花纹,仿古器上的谷纹、乳钉纹和莲蓬上的莲子等物。如内蒙古博物院馆藏乳钉纹青玉双耳杯。

  线条特征。阴刻线痕多宽而深,线条很有力度,笔笔见锋直来直去。歧出、过界、错刀等工艺上的瑕疵很常见。见北京青龙桥董四墓村出土的凤纹玉珩部门。

  抛光工艺特征。“花下压花”玉器的上层纹饰皆抛光细致,泛有玻璃状的光泽;下层纹饰和地子多为亚光状态。此外打洼工艺留下的凹槽内也常泛有“玻璃光”。

  清代

  清代是中国玉器生长史上的巅峰时期。清代玉器玉质之美、雕琢之精、设计之巧、造型之奇、纹饰之多集历代之大成。传统式的线刻、浮雕、镂雕等工艺被发挥地淋漓尽致。制作较明代越发规整细致,阴刻线条连贯性较好,一气呵成。地子洁净平整,构图繁缛庞大。实地阳纹玉器许多多些。抛光细腻,玉表光泽多呈蜡质或油脂状。

  最终,笔者探讨一下生长于宋元,在明清时期常用来制作片状镂雕玉佩的“拉丝工”。

  拉丝工艺的主要经过:先在将要镂雕剔掉的部位的轮廓上钻一个或多个小孔,线锯由此进入,重复拉动,怂恿解玉砂切割,拉切完此处图案一圈,回到起点。参见一件笔者收藏的拉丝工半成熟作品。

  拉丝工的痕迹特点。1、起点多为“U”形钻孔,内有深浅纷歧、间隔不等的旋转纹(图16)。2、线锯拉切的痕迹为趋于垂直玉器明面层所在平面的纵向线痕,工痕截面呈不规则的“V”形,但宋元明清也会有差异。宋元时期使用牛筋进行拉切。牛筋很有韧性,故此牛筋拉切留下的工痕与明清金属线锯区别,牛筋加上解玉砂重复拉切后,会变松弛,从而造成拉锯痕由直转曲、由窄渐宽的现象,逐渐形成扇状。宋元时期拉切工艺颇见力道,锯痕深峻。明代拉丝工对照随意,拉切痕向多角度偏转,与玉器明面层所在平面位置关系呈“业”字形。锯痕较浅,不甚明显(图17)。清代由于使用的丝锯较细,故此痕迹较明朝细密、规整、明显。拉切痕基本等距,近乎垂直于器表所在平面,呈“山”字形(图18)。3、明清时期有的精雕玉佩在拉切后对镂空部位进行修饰,以淡化“U”形锯痕,整修后的痕迹为平行于平面的磨砂状划痕。

  宋元和明早期镂雕玉佩又常以圆钎砣进行双面镂孔,故此镂空处有半月形的砣痕。
 

标签: 雕工 玉器
2020年08月13日 12:00:03 26翡翠网

更多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